思考

首页 - 全部文章 - 思考 - 或将成为最终裁定!美联邦法院将CRISPR基因编辑专利判归张锋团队

或将成为最终裁定!美联邦法院将CRISPR基因编辑专利判归张锋团队

2012年,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横空出世。从那时起,这种划时代的技术在各个领域得到了广泛应用,并在各大顶级期刊发表了大量研究论文,可谓风光无两。随着CRISPR-Cas9系统逐渐趋于成熟,这一技术从学术共享走向商业化以及专利申请在所难免,围绕着“谁该获得革命性基因编辑技术专利权”的战争也拉开了帷幕。打官司的两方是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生物学家Jennifer Doudna团队和美国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Broad研究所最年轻实验室主任张锋团队。

今日,这一旷日持久的专利大战或将迎来“最终章”。美国时间2018年9月10日,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CAFC)发布了一项重磅裁定,维持美国专利审判与上诉委员会(PTAB)的判决,将CRISPR基因组编辑专利授予Broad研究所。这一重磅消息再次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及其合作者打入了寒冬。2017年2月15日,PTAB曾作出关键裁决,将CRISPR-Cas9基因编辑专利判定给张锋及Broad研究所。

在今天的一份声明中,Broad研究所表示,巡回法院的判决是“正确的”,并指出“PTAB的决定得到了充分证据的明确支持,并遵循了法律标准。” Broad研究所进一步表示,其研究团队已经与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大学合作多年,致力于CRISPR工具的广泛应用,并呼吁所有机构能够“跳出诉讼”,共同努力,确保广泛、开放地获取这项革命性技术。

对于Broad研究所来说,这是一个格外重要的胜利。2018年1月,在申请欧洲专利时,Broad研究所遭遇挫折。欧洲专利局(EPO)在技术层面拒绝了该机构对美国在欧洲CRISPR相关专利的临时申请的优先权。Broad研究所在今天发表的声明中强调,其持有的专利是用于真核细胞的基因组编辑技术,包括动物、人类和植物。而加州大学的申请是基于无细胞系统的研究。因此,双方基因编辑专利是互不干扰的不同主题。今日,张锋联合创立的基因编辑公司Editas总裁兼首席执行官Katrine Bosley也发表声明,指出公司对联邦巡回法院的决定感到满意,法院对PTAB裁决的肯定对Editas和Broad研究所十分有利,因为这重申了其知识产权的基础,并将对CRISPR药物研发具有深远意义。

在今天的裁决公布后,加州大学法律总顾问及法律事务副总裁Charles Robinson指出,加州大学及其合作伙伴正在评估今天的裁决,以进行下一步法律选择,并且仍将寻求证据证明Jennifer Doudna和Emmanuelle Charpentier是第一个发现并在植物和动物细胞中使用CRISPR的人。但有法律人士认为,虽然基于本次CAFC的决定,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还可以到上诉法院或美国最高法院提出上诉,但高等法院是否会接受案件还未可知。该案件应该难以再提出新颖的法律问题,在没有被最高法院推翻的情况下,CAFC的决定或许将结束对美国Broad研究所持有CRISPR专利的法律质疑。两家学术机构之间前所未有的专利战可能即将结束。

 事件回顾 

回顾整个事件,无论是张锋还是Jennifer Doudna,都可谓基因编辑技术的先驱者。2012年6月,Jennifer Doudna及瑞典于默奥大学Emmanuelle Charpentier的合作团队于Science杂志发表论文,首次报道运用CRISPR-Cas9系统在体外实现了DNA片段的切割。由于科学专利申请一般在论文发表前夕开始进行。2012年5月25日,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率先向美国专利商标局(USPTO)提交了CRISPR专利申请。对于这种革命性技术,全世界研究者众多,张锋团队当然也没闲着。张峰在2013年发表重磅论文,阐述了CRISPR–Cas9系统在哺乳动物体内的应用。当然,张峰团队也于2012年12月12日提交了专利申请,申请对象是在哺乳动物细胞基因组上进行CRISPR-Cas9基因编辑这一方法。

尽管在申请时间上张锋晚了近7个月,但Jennifer Doudna并没有因此取得先机。反而,张锋通过缴纳70美元的快速审核通道,凭借能证明自己比Jennifer Doudna更早做出实验的记录本,在2014年4月15日得到批准,获得了USPTO关于CRISPR的第一个专利授权。Jennifer Doudna等人当然没有就此让步,他们认为张锋等人在申请专利过程中采取了“非正当竞争手段”,并积极寻找更多证据证明自己才是CRISPR的第一发现者,并向USPTO提出针对CRISPR专利归属的干预程序。

直到2017年2月15日,美国专利审判与上诉委员会(PTAB)作出裁决,判定Broad研究所申请的CRISPR/Cas9基因编辑专利,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研究者和欧洲合作者的CRISPR发现并不存在冲突,并用整整51页的文件解释了其判断的推理。换句话说,两家的研究发现并不重复,所申请的专利主题也不同,因此张锋将继续持有其2014年获批的CRISPR专利权这场旷日持久的专利争夺战以张锋的巨大阶段性胜利得以暂时告一段。据报道,张锋的EDITAS公司当日股价大涨了近30%。

虽然双方专利的主题不同,但是争的却大致相同。因此专利局需要考量的就是:谁的发明更具有突破性?作为CRISPR技术的先驱者,张锋和Jennifer Doudna都有各自的落脚点。Jennifer Doudna及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认为,张锋只是其论文的诸多跟进者之一,将CRISPR运用到老鼠和人类细胞上只是其工作的进一步拓展;但张锋一方则表示,Jennifer Doudna只是预测CRISPR会在人类细胞上有效,自己是第一个将CRISPR运用到真核细胞中的人。对于到底哪部分工作更具突破性,可能不同人的理解也不尽相同。

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于2017年4月份再次提起上诉,申请撤销PTAB的判决。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表示,PTAB对Broad研究所拥有在真核生物中使用CRISPR-Cas9专利权的决定存在几个错误:该决定违反了美国最高法院的判决;PTAB采用了“一种狭隘且限制性的方法,忽略了某些关键证据”。为回应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上诉,Broad研究所也于去年10月提交了自己的诉讼,称其将“继续战斗”,并进一步声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没有提供“实质性证据”来支持PTAB发生重大法律错误的调查结果,或者PTAB在判决该案件时未能考虑某些证据。

 结 语 

基因编辑这项革命性的技术所蕴含的巨大科研和商业价值是不言而喻的,CRISPR-Cas9已经被世界各地的实验室用来改写基因组和重塑细胞,其在医学、农业和研究领域的潜在价值是无穷无尽的,竞争者之前互相“扯皮”也在情理之中。

对于实体公司来说,持有植物和动物细胞中的基因组编辑相关的知识产权的重要性毋庸置疑。在过去的一年中,Broad研究所已经基于其持有的CRISPR知识产权进行了多次许可交易,其中包括与Arcadia Biosciences合作开发、改善其核心作物的营养与生产力特性;与Syngenta在多种作物改良中进行了合作;与Macrogen合作建立临床前动物模型等。

尽管CRISPR-Cas9仍然是研究人员的首选CRISPR系统,但随着科学家们研究的深入,其他系统可能也会越来越受欢迎。对于现在来说,这仍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案例。但对于未来,这可能会变得没那么重要了。

参考资料:

1.Federal Court Hands Broad Institute Victory in CRISPR Patent Fight Against UC Berkeley

2.CAFC Upholds Broad Institute CRISPR Patents

3. Pivotal CRISPR patent battle won by Broad Institute

(0)

本文由 测序中国 作者:陈初夏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