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

首页 - 全部文章 - 思考 - 美国斯坦福大学发布“基因编辑婴儿事件”涉事人员调查结果,称其并未推波助澜

美国斯坦福大学发布“基因编辑婴儿事件”涉事人员调查结果,称其并未推波助澜

当地时间2019年4月16日,美国斯坦福大学官网发布声明,称调查结果显示该校数位研究人员并未参与“基因编辑婴儿”研究。但《科学》、《纽约时报》等国外媒体都表示,这些研究人员曾与中国学者贺建奎就基因编辑婴儿研究进行过互动。

2018年11月26日“基因编辑婴儿事件”曝光后,贺建奎受到了多方指责。贺建奎曾表示,该研究项目并非完全保密进行,此前他曾与部分美国科学家和伦理学家进行讨论。针对这一消息,2019年2月7日,美国斯坦福大学宣布对可能涉事的几位教职工与贺建奎事件交流的细节展开调查。

据悉,该调查由斯坦福大学一位未透露姓名的教职员和一名外部调查员领导进行。本次斯坦福大学发布的调查结果显示:根据掌握的所有信息,调查人员发现斯坦福大学的研究人员并未参与贺建奎关于人类胚胎基因组编辑以及植入和分娩研究,他们与该项目也没有任何研究、财务或组织上的联系。但调查发现,斯坦福大学研究人员对贺建奎的研究工作表示了“密切关注”(serious concerns)。

对于涉事职工与贺建奎互动的具体细节,该声明并未进行详细的解释,仅做出以下说明:当贺建奎不接受他们的建议并继续进行研究时,斯坦福大学的研究人员曾敦促其遵循正确的科学实践,包括选择解决未得到满足的医疗需求,确保知情同意,获得伦理审查委员会(IRB)的批准,并在同行评审的期刊上发表这项研究。同时,调查人员发现,贺建奎告知斯坦福大学研究人员该研究已经获得了IRB的批准。

虽然该声明并未确切指出研究人员的名字,但斯坦福大学是在获知该校有三名教职员工对贺建奎的研究知情后,才展开调查。生物伦理学家William Hurlbut、基因编辑专家Matthew Porteus都承认与贺建奎讨论过这项研究,他们表示曾试图劝阻贺建奎进行该研究。此外,贺建奎在斯坦福大学读博士后期间的导师Stephen Quake也在调查名单内。

4月14日,据《纽约时报》报道,Stephen Quake也曾因该研究与贺建奎接触。根据披露的往来邮件信息,贺建奎经常告知Quake该项目的研究进展和试验细节。Quake不仅知道贺建奎正在进行该研究,并且了解受试女性成功怀孕、双胞胎出生等细节。在得知受试者怀孕后,Quake在回信中表示,这是一个相当大的成就!并希望她能成功度过妊娠期。但在参加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报告该研究前,Quake要求贺建奎从报告幻灯片中删除了自己的名字。

图:贺建奎发邮件告知Quake受试者已怀孕,来源《纽约时报》

图:贺建奎发邮件告知Quake基因编辑婴儿已出生,并要求与Quake见面,商讨结果公布事宜以及如何处理公共关系和伦理道德问题。来源《纽约时报》

此外,诺贝尔奖得主、美国马萨诸塞大学的Craig Mello教授也对该研究知情,但并未与贺建奎达成一致意见。据美联社披露的信息来看,Mello严厉批评了贺建奎的基因编辑婴儿研究,并对其意图表示了质疑。但人们更加质疑的是,为何多位科学家提前获悉贺建奎在进行该项研究,却没有人来制止、揭发?背后原因值得深思。

事件回顾及各方回应

2018年11月26日,“基因编辑婴儿事件”于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编辑峰会召开前夕曝出,随后引起了广泛地关注和争议。

11月27日,在“基因编辑婴儿事件”曝光的第二天,中国科技部、中国科协、中国科学院也先后回应了该事件:明令禁止、坚决反对。同时,广东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公告表示,广东省、深圳市已成立合调查组,针对“深圳基因编辑婴儿事件”展开的全面调查。

2019年1月21日,新华社公布了广东省“基因编辑婴儿事件”调查组的初步调查结果。据调查组介绍,自2016年6月开始,贺建奎私自组织包括境外人员参加的项目团队,为追逐个人名利,自筹资金,蓄意逃避监管,实施国家明令禁止的以生殖为目的的人类胚胎基因编辑活动。调查组有关负责人表示,对贺建奎及涉事人员和机构将依法依规严肃处理,涉嫌犯罪的将移交公安机关处理。调查结果公布当天,南方科技大学发布声明,宣布解除与贺建奎的劳动合同关系,终止其在校内一切教学科研活动。

图:贺建奎研究团队在精子注射显微镜上研究胚胎,称正在改变让人们感染HIV的基因突变。

贺建奎主导的基因编辑婴儿研究违背了医学伦理和有效知情同意原则,并且该研究的必要性、技术的安全性、合规性以及实验影响的不可控性都存在争议。虽然相关部门公布了调查结果,也对涉事人员进行了相应处分,但科学研究界的探讨从未都未停止。

2018年11月26日,“基因编辑婴儿事件”曝光当晚,122位中国学者发表联合声明,强烈谴责这一研究行为。随后,144名国内外艾滋病领域专家署联名信,表示在防止新生儿被艾滋病毒感染方面,有多种有效的医学干预手段,坚决反对基因编辑婴儿。12月,《科学》杂志将该事件列为三大“不幸科学事件”之一。

2019年1月16日,《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同时发表三篇探讨贺建奎“基因编辑婴儿事件”的文章,多位人类基因组编辑领域的知名科学家、临床医生及法律和伦理学家分别从不同角度探讨了基因编辑的未来发展与监管策略。3月13日,《自然》发表评论文章“Adopt a moratorium on heritable genome editing”,来自7个国家的18位基因编辑领域著名科学家和伦理学家,共同呼吁全球暂停生殖细胞基因编辑的临床应用,并将建立国际监管框架。该呼吁被认为是针对该事件做出的回应。

结语

基因编辑为科学家更快、更准确地研究成千上万个基因提供了技术支持,为疾病研究带来了新的契机。但基因编辑并不成熟,其临床应用的安全性、有效性仍有待完善验证,道德伦理方面也存在争议。此外,由于基因编辑系统非常容易建立和使用,各个领域的研究人员都可以利用这项技术,这也引发了监管问题。对于基因编辑技术科普传播,需要政府相关部门与主流媒体合作发布准确信息,提高公众对基因编辑技术的认知。同时,相关部门也应该加强基因编辑技术应用的监管和伦理审查,促进其科学合理的应用。

在“基因编辑婴儿事件”发生后,众多科学家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并协调商讨后果,有效控制了该该事件的不良后果。科学家肩负着推动科技进步和社会发展的庄严使命,科学研究也受到社会各种因素的强有力制约。先进技术的合理利用需要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推动,进而提高人民大众的健康生活水平。

参考资料:

1. Stanford statement on fact-finding review related to Dr. Jiankui He

Stanford statement on fact-finding review related to Dr. Jiankui He

2. Stanford says its researchers did not help Chinese biologist who gene-edited babies

https://www.sciencemag.org/news/2019/04/stanford-says-its-researchers-did-not-help-chinese-biologist-who-gene-edited-babies

3. Gene-edited babies: what a Chinese scientist told an American mentor

https://www.nytimes.com/2019/04/14/health/gene-editing-babies.html

(3)

本文由 测序中国 作者:白云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