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

首页 - 全部文章 - 思考 - ASHG年会速递!自闭症基因、遗传病风险突变携带比率、皮肤癌风险评估、肺癌胚系突变成果陆续发布

ASHG年会速递!自闭症基因、遗传病风险突变携带比率、皮肤癌风险评估、肺癌胚系突变成果陆续发布

一年一度的全球盛会——美国人类遗传学协会(American Society of Human Genetics,ASHG)年会于当地时间2018年10月16在美国圣迭戈拉开帷幕。作为目前规模最大、影响力最大的人类遗传学会议,本届ASHG年会吸引了超过6500名科研从业者以及超过250家科技企业,共同分享和探讨近年来人类遗传学各个方面取得的新成果和新进展。会议期间发布了哪些有趣的研究呢?让小编带大家看看吧。

1. 迄今最大规模自闭症测序研究揭示100余个相关基因

在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孤独症谱系障碍(ASD)基因测序研究中,研究人员成功鉴定出102个与ASD相关的基因,并在区别智力障碍及发育迟缓相关基因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相关研究成果在本届ASHG年会上进行了展示。

在最新研究中,来自哈佛大学的研究团队了从全球大型研究队列中共收集的37,269份基因样本。“本项研究的样本数量是以往任何项目的两倍,使我们能够显著增加研究的基因数量,我们还结合最近分析方法对研究进行了改进”,研究领导者Mark J.Daly博士表示:“通过汇总几个现有来源的数据,我们希望能为将来ASD基因的明确分析创造资源。”

得益于更大的样本数量,研究团队将ASD相关基因的数量从2015年的65个增加到现今的102个。在这102个基因中,有47个基因与智力障碍和发育迟缓的关系比ASD更为密切,而52个与ASD的关系更为密切,3个与二者都有关。

展望未来,研究人员相信这些发现将有助于提高对ASD的遗传学及生物学理解,并帮助相关表型进行分类。此外,他们还希望能够将ASD常见和罕见变异研究的结果与更大规模的额智力障碍、发育迟缓和精神病特征遗传学研究结果联系起来。

2. 两项基因测序项目揭示罕见疾病遗传风险变异携带比率

在本届ASHG年会上,针对健康个体的两项基因组测序项目结果表明,新生儿和成年人中携带着更多意想不到的疾病相关变异。研究还揭示了以前未被认识但与临床特征相关的重要遗传学基础。两个项目分别为由布列根和妇女医院、波士顿儿童医院领导的BabySeq项目,以及由布列根和妇女医院领导的MedSeq项目。

“这些结果是出乎意料且令人兴奋的,这表明如果我们对疾病相关基因进行足够完善的检测,我们将在超过10%的健康个体中发现单基因风险变异,”项目领导者Robert Green博士表示,“我们如果根据这些遗传线索仔细检查这些个体,我们会发现其中四分之一人群以前没有发现潜在的疾病特征——如果我们没有进行基因测序,我们可能永远不会意识到这一点。

在MedSeq和BabySeq项目中,研究团队分析了大约5000个与疾病相关的基因,以识别单基因疾病风险变异。这些单基因疾病包括遗传性癌症综合征、遗传性心脏综合征以及代谢紊乱等。

研究人员对269名个体进行了基因组或外显子测序。令人惊讶的是,110名成年人中的16名(14.5%)以及159名婴儿中的18名(11.3%)被发现具有风险变异。当在临床上对个体进行仔细检查时,研究小组发现4个成人病例和4个新生儿病例的临床特征提示存在先前未被识别的遗传疾病,包括三种能够进行高效干预的疾病。

3. 结合遗传学和日照数据提高皮肤癌风险评估

根据ASHG年会的最新报告,通过结合遗传学及阳光暴露数据,研究人员可以对个体的皮肤癌风险进行更好的预测

来自23andMe公司的研究人员共收集了超过210,000名欧洲血统参与者的遗传学及相关调查数据,并对数据进行了深入分析,以确定先前已知的和潜在的皮肤癌危险因素与三种皮肤癌之间的相关性:黑色素瘤、基底细胞癌(BCC)和鳞状细胞癌(SCC)。此前研究发现,紫外线(UV)暴露会增加皮肤癌的患病风险,其他环境因素如生活在阳光充足或高海拔地区,以及个人因素如皮肤色素沉着较轻、皮肤多痣以及皮肤癌的家族史也会增加皮肤癌的患病风险。

研究人员表示:“我们的目的是在大样本人群中验证和深入研究此前已知的皮肤癌风险因素,并探索潜在的新因素,找出这些因素是否并如何与遗传风险相互作用。”他们发现,虽然每个单一因素并不十分重要,但多个因素可以组合成信息量更大的统计模型。其中表现最佳的模型包括多达50个遗传变异数据以及家族史、皮肤色素沉着和敏感性、痣数、当前日晒量估值、30岁前日光浴频率、BMI指数的遗传风险评分。

新模型达到了较高的预测精度(曲线下面积[AUC]在0.81和0.85之间)。仅用于解释患皮肤癌风险的遗传因素占8.3%至15.2%。虽然这三种皮肤癌具有不同的生理特性,但是模型并没有发现三种类型癌症之间的根本差异,也没有显示出遗传和环境风险因素之间的强烈相互作用。研究人员指出,虽然调查数据的自我报告性质允许研究人员收集大型数据集,但也带来了一些挑战。

研究人员表示:“测量终生的暴露程度通常十分具有挑战性。在生活中捕捉阳光暴露及发生时间是非常困难的。我们发现,其他一些相关因素,比如较高的BMI指数可以反映出缺乏户外活动,而不是直接与皮肤癌的风险相关联。”下一步,研究人员计划将样本扩大到欧洲血统以外的人群,并正在探索计算遗传风险评分和测量日照暴露量的其他方法。他们希望最终获得足够准确的风险估计,供个人和临床医生使用。

4. 8.5%肺癌患者携带致病或可能致病胚系突变

根据ASHG年会上发布的最新研究,来自MSKCC的研究人员报告,大约8.5%的肺癌患者在癌症易感基因检测中被发现携带致病或可能致病的胚系突变

MSKCC研究人员表示,大多数肺癌病例被认为与环境因素有关,尤其是吸烟。但实际上,大约18%的肺癌是可遗传的。针对肺癌家族的相关研究便发现了罕见的胚系突变,而全基因组关联分析也发现了与肺癌相关的基因位点。直至今日,关于肺癌的大多数遗传风险因素仍不清楚。

为了确定致病性胚系突变在癌症易感基因中的流行程度,研究人员对2014年至2016年期间利用MSK-IMPACT进行检测的肺癌患者数据进行了分析。具体来说,他们观察了一个包含约2700名患者未经选择的队列,以及一个包含73名早发性癌症、多原发肿瘤或具有癌症家族史患者的队列。

在未经选择的肺癌患者队列中,228例(约8.5%)被发现携带致病性或可能致病性胚系突变。这一数字在不同的肺癌亚型(包括鳞状细胞癌、肺腺癌和小细胞肺癌)中大致相同。在另一个队列中,较高比例的17名患者(23%)携带致病或可能致病的胚系突变。

研究人员表示,未来胚系突变检测结果或将指导肺癌患者的治疗,并告知患者的肺癌的家庭遗传风险。

(0)

本文由 测序中国 作者:陈初夏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