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首页 - 全部文章 - 资讯 - 液体活检市场上演恶性竞争 | 江湖有风险,市场营销需谨慎!

液体活检市场上演恶性竞争 | 江湖有风险,市场营销需谨慎!

日前,根据国外网站最新消息,Guardant Health公司已向Foundation Medicine公司提起诉讼,指控其竞争对手从事虚假广告和不正当竞争行为。Guardant Health为美国癌症诊断公司,成立于2012年,该公司旨在利用基因组测序方式对患者进行诊断,并确定最佳治疗方案。Foundation Medicine为美国知名分子诊断公司,曾因得到比尔·盖茨的投资而闻名于世。

年度大戏:液态活检市场的《纸牌屋》

Guardant Health公司的投诉声称,Foundation Medicine公司的液体活检及组织检测广告已经对Guardant Health公司和癌症患者造成了伤害,广告中竞争性的基因组检测的相对准确性和敏感性误导了肿瘤学家

6月22日,Guardant Health公司根据Langham法案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北部地区法院提起诉讼。该法令第43(a)条规定:“任何商品或服务相关人员……在商业中使用任何……虚假或误导性描述事实或误导性陈述的商业广告或促销活动,歪曲他/她或其他人的商品、服务或商业活动的性质、特征、品质或地理来源,应由任何认为他或她可能受到此类行为损害的人承担民事诉讼责任。”

自从Foundation Medicine公司去年推出并开始销售其基于血液的FoundationACT检测产品后,Guardant Health和Foundation Medicine便成为了液体活检领域的直接竞争对手上月,Foundation Medicine公司起诉了Guardant Health,指控其侵犯了美国9,340,830号专利。该专利涵盖了分析癌症患者组织或血液样本的方法,以检测不同种类癌症的基因变异。现在,两家公司的争斗已愈演愈烈。

Guardant在其诉讼中认为,在快速增长的基于cfDNA的癌症检测市场中,Foundation最近推出的血液检测产品“FoundationACT”无法与“Guardant360”取得竞争优势。因此,Foundation转而采取了一种“误导信息”的行动,说服医生不要使用Guardant360,转而应用Foundation自己的检测产品。

据悉,Foundation 在其营销材料中宣称,其检测是“唯一商业可行的分子诊断平台,可同时对四类基因组变异进行检测,对癌症进行全面的评估……可对所有常规医学实践涉及的癌症相关基因进行检测”。Guardant表示,这些所谓的优势和市场领先表现缺乏价值,与其相比,Foundation公司的血液检测的基因要少,并且具有较少的验证数据。

“诋毁”还是“事实”?

根据Guardant的说法,Foundation不仅在营销方面错误地宣称,其检测产品是“最好的”,具有“无与伦比”的敏感性,而且比Guardant的结果更可靠,还错误地表示,Guardant360具有较高的假阴性率和假阳性结果

该公司补充称,Foundation公司营销宣传的依据是“经过特意遴选的(cherry picked)”、过时且方法学上有缺陷的数据,夸大了他们所谓的准确性”,并“人为地诋毁”Guardant360产品。

Guardant在其文件中写道,例如,Foundation在其市场营销中称,临床数据显示,Guardant 360只在58%的患者中检测到癌症相关的基因变异;而Foundation的组织检测FoundationOne发现,其中有98%的患者检测到了癌症相关的基因变异。其营销材料还表明,Guardant的产品只检测到39%患者的功能突变,而FoundationOne可检测多达90%癌症患者的功能突变。

Guardant表示,在这两种情况下,Guardant360的数据都是来源于一项研究的过时信息,而这一检测版本自2014年以来从未使用过。

Guardant补充说:“基于第一代产品,表征第8代产品的特点,在本质上是具有欺骗性的。更重要的是,在Foundation发表这些声明的时候,公布的数据显示,即使是早期版本的Guardant 360,临床敏感度实际上也达到了85%。”

与此同时,Guardant强调的数据表明,Foundation的产品实际上还没有Guardant360敏感和特异。例如,该公司表示,在最近的一项研究中,Guardant360显示具有85%的临床敏感度,而来自Foundation的组织检测仅达到62%,这主要原因是高比例无法检测的样本。

Guardant还声称,Foundation误导了客户关于Guardant 360潜在的假阳性,由于液体活检检测出了更高频率的某些突变,这些都被其视为假阳性。具体来说,Foundation引用了一项研究,在该研究中,Guardant在15%的乳腺癌患者中发现了c-MET的改变。Foundation将这些基因突变的数据与癌症基因组图谱中1%的比例进行了比较,而在其FoundationOne组织检测结果中则低于1%。

然而,Guardant称这纯属“耍花招”,是基于乳腺癌患者数据的不正确比较,因为Guardant的结果来自一组晚期的、经过大量治疗的癌症患者,这些c-MET突变患者本就预期会增高。

Guardant表示:“Foundation没有重新检测同一组晚期乳腺癌患者,也没有其他可靠的证据表明,Guardant360的结果是错误的。此外,Foundation没有披露在比较中患者组的不同,并声称在15个阳性检测中,Guardant360对c-MET突变检测出现了14次错误,这是无法支持且虚假的。”

江湖有风险,市场营销需谨慎

在另一个例子中,Guardant强调了Foundation的市场营销,其引用了今年二月刊在Journal of Thoracic Oncology期刊上发表的一篇文章。在这篇文章中,Foundation的研究人员报告了一项案例研究,在这个研究中,Guardant360的结果是阴性,但Foundation的检测揭示了潜在可治疗的ROS1融合。

Foundation的广告中提到,这一差异带来了“深远的临床影响”。然而,Guardant认为,这一发现是“被操纵检测”的结果。

Guardant对病人的检测是在化疗之前进行的,而Foundation的分析是在治疗开始后。无论是时间流逝还是化疗,都可能增加患者血液中ctDNA的水平。

此外,Guardant认为,Foundation知道这个案例研究在开展广告活动之前是“有根本缺陷的”。 Guardant的研究人员在同一时间、同一患者取得了重复的血液样本,并得到了与Foundation相同的结果。虽然该公司在文章发表前六个月通知了Foundation这项研究结果,但作者却忽略了这些结果。

Guardant认为:“FoundationACT没有发现(Guardant 360)遗漏了什么,而Foundation‘深刻临床影响’的警告是虚假和有误导性的。”

在引用这些例子之后,Guardant指出,Foundation的广告已经对公司的业务产生了实质性影响,误导了肿瘤学家、医疗保健机构和其他潜在客户,并且“导致这些客户购买了Foundation检测产品而不是Guardant360”。

此外,Guardant声称:“关于Guardant 360的虚假声明已经损害了该产品的声誉以及Guardant本身的声誉,从而损害了Guardant客户信誉,并导致了未来销售的损失。”此外,该公司补充道:“患者也错过了使用Guardant的优质产品并从液体活检中获益的机会。

目前,Guardant已要求法院停止Foundation继续传播关于检测结果的虚假或误导性陈述,并要求Foundation收回、删除和纠正这些广告宣传。

本文内容根据公开信息整理,不代表测序中国观点。

参考资料:

1. Guardant Health Sues Foundation Medicine for False Advertising

2. Foundation Medicine Sues Guardant Health for Patent Infringement

(0)

本文由 测序中国 作者:白云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