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

首页 - 全部文章 - 思考 - 破除阴谋论!五位顶尖科学家Nature Medicine发文,表明新冠病毒并非人工合成

破除阴谋论!五位顶尖科学家Nature Medicine发文,表明新冠病毒并非人工合成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至今,人们一直在对新冠病毒的起源进行研究,以求“知其所以然”。有关新冠病毒起源的新进展源源不断,但围绕病毒的源头众说纷纭。它从哪里来?如何到达人类?这些问题迄今没有答案。

本周,一项发表于顶级学术期刊Nature Medicine的比较基因组学分析结果表明,新冠病毒肺炎疫情背后的SARS-CoV-2是由自然出现毒株演变而来。来自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的5位顶尖科学家提出了关于SARS-CoV-2基因组显著特征的观点,并讨论了这些特点可能导致的情况。其分析清晰地表明:新冠病毒并非源自实验室,也不是一种故意制造的病毒,而是一种自然进化的产物。

图:论文发表于Nature Medicine期刊

据悉,这五位作者分别为斯克里普研究院免疫学和微生物学研究员Kristian G. Andersen(通讯作者)、爱丁堡大学进化生物学研究所Andrew Rambaut、哥伦比亚大学梅尔曼公共卫生学院感染与免疫中心主任W. Ian Lipkin、悉尼大学玛丽·巴希尔传染病和生物安全研究所教授Edward C. Holmes以及杜兰大学医学院微生物与免疫学教授Robert F. Garry。

文章通讯作者,斯克里普斯研究所免疫学和微生物学研究员Kristian Andersen在一份声明中表示:“通过比较已知冠状病毒的基因组序列数据,我们可以确定SARS-CoV-2源于自然的过程。”

在这篇文章中,Kristian Andersen及其合作者收集了在大量不同动物宿主中发现的α和β冠状病毒的已公开可用的基因组序列数据,以及来自SARS-CoV-2分离株和其他感染人群的冠状病毒数据。通过对这些数据进行分析,研究小组观察到了自然选择作用于冠状病毒关键基因组特征的迹象,例如受体结合域(RBD)序列和横跨“多碱基切割位点”的序列。这些序列有助于增加刺突蛋白的特性,从而帮助病毒附着并送入动物细胞。

图:人类新冠病毒和相关冠状病毒S蛋白的特征

“文章描述的基因组特征可能部分解释了SARS-CoV-2在人类中的传染性和传播性。”作者写道,“由于我们在自然界中相关的冠状病毒中观察到了所有显著的SARS-CoV-2特征,包括优化后的RBD和多碱基切割,因此,我们认为病毒来自任何类型实验室环境的设想都是不合理的。”

例如,在涉及到刺突蛋白RBD的分析中,研究人员发现,在SARS-CoV-2中发现的RBD版本似乎特别擅于与人类细胞表面蛋白(例如ACE2受体)相互作用。同样,研究人员还指出,SARS-CoV-2主链序列并未以一种预期的基因工程方式发生改变,而是与已在动物宿主(如蝙蝠或穿山甲)中记录的冠状病毒保持一致。

“非法进口到广东省的马来穿山甲(Manis javanica)含有类似于SARS-CoV-2的冠状病毒。”作者指出,“尽管在整个基因组中,RaTG13 蝙蝠病毒仍然最接近SARS-Cov-2,但一些穿山甲冠状病毒在RBD上与SARS-CoV-2具有很强的相似性,包括所有六个关键RBD残基。”

引起新冠肺炎的病毒是迄今为止发现的第7种能够感染人类的冠状病毒。自从SARS-CoV-2冠状病毒在中国武汉出现以来的几个月中,有关其起源的猜测不断增加,一些人怀疑这种菌株是实验室泄露或者来自其他非自然来源。

这项最新分析结果有力反驳了这种可能性。除此之外,研究人员还对新冠病毒的可能起源提出了两种猜测。

一种可能性是,SARS-CoV-2病毒引起的人类感染是从动物载体传播给人类的,也就是说,该病毒在动物中已经进化成这种致病状态,然后通过偶然事件感染人类。科学家们认为蝙蝠是SARS-CoV-2最可能的宿主,因为该病毒与蝙蝠冠状病毒非常相似。然而,目前还没有关于蝙蝠与人类间直接传播的记录,这表明蝙蝠和人类之间可能存在一种中间宿主。在这种情况下,SARS-CoV-2的突刺蛋白的两个显著特征(结合细胞的RBD部分和打开病毒的裂解位点)都会在跳到人类身上之前进化到目前的状态。这样的话,一旦人类被感染,如当前一样的传染病可能会迅速出现,因为病毒已经进化出能在人与人之间传播并致病的特征。

而第二种可能性是,新冠病毒是由最初非致病性的病毒演变为人类致病性的。例如,一些来自穿山甲的冠状病毒RBD结构与SARS-CoV-2的非常相似。穿山甲的冠状病毒可能直接或通过中间宿主(例如果子狸或雪貂)传播给人类。那么,SARS-CoV-2的另一个明显的突刺蛋白特征,即裂解位点,可能是在人类宿主体内进化而来的。研究人员发现,SARS-CoV-2的裂解位点似乎与禽流感病毒的裂解位点相似,禽流感病毒的裂解位点已经被证明很容易在人与人之间传播。SARS-CoV-2可能已经在人类细胞中进化出了这样一个很强的裂解位点,因为冠状病毒已经变得更有能力在人群间传播。

Andrew Rambaut警告说,目前很难知道哪种情况最有可能发生。如果SARS-CoV-2以致病的形式从动物来源进入人体,这将增加未来疫情发生的可能性,因为致病性病毒仍可能在动物中传播,并可能再次跳到人类身上。

最后,英国惠康基金流行病负责人Josie Golding博士表示:“这项研究结果对SARS-CoV-2的起源提出了基于证据的重要观点。病毒是自然进化的产物,这可以有效遏制一直流传的关于SARS-CoV-2人为制造的任何猜测。”

(0)

本文由 测序中国 作者:白云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