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首页 - 全部文章 - 人物 - NGS接龙丨Paragon Genomics CEO谌涛:选择正确的方向,做自己擅长的事

NGS接龙丨Paragon Genomics CEO谌涛:选择正确的方向,做自己擅长的事

谌涛

选择正确的方向,做自己擅长的事

Paragon Genomics CEO

2.5小时,这几乎是目前靶向测序建库时间的最高技术水平。“极致”正是谌涛一再追求的目标。

随着NGS技术的发展,测序费用飞速降低,而NGS的文库制备却成为如今难啃的“硬骨头”。位于硅谷的Paragon Genomics公司便是致力于解决这些问题的一家生命科技公司。近日,测序中国专访了Paragon Genomics的创始人谌涛。在专访中,谌涛详细介绍了Paragon Genomics对靶向测序的解决之道,并畅谈了他与NGS相互重叠的发展之路、他的创业历程以及他所追求的匠人精神。

硅谷创业之路

2001年,谌涛毕业于北京大学化学系。2003年,他加入制药巨头辉瑞公司,从事药物研发工作。在辉瑞的这段时期,随着测序技术的发展,药物基因组学也得到了更广泛的关注,谌涛逐渐接触到早期的一代测序技术,这些组学技术也引起了他的兴趣。2007年离开辉瑞后,谌涛进入久负盛名的哈佛商学院,并成功获得MBA学位,随后加入Life Technologies公司,从事公司的战略及发展、公司并购等相关业务。在Life Technologies公司期间,谌涛将视线聚焦于测序领域,在对Ion Torrent公司的收购中也立下了“汗马功劳”。

在专访中,谌涛笑谈道:“其实在哈佛商学院的时候,我便开始计划在基因领域创业。”在当时,基因产业才刚刚兴起,对于很多人来说,测序还是个颇为“新颖”的概念,基因科技真正应用于健康领域还有很远的距离。他坦言:“其实那时我对测序并不是十分了解,但是在药物研发的过程中,我认为基因是至关重要的一环,因此我对基因行业十分看好。所以在哈佛商学院的时候,我专攻健康领域,并选择了很多创业方面的课程。

在Life Technologies的几年中,由于从事公司战略、并购等业务,谌涛对行业有了更深刻的了解,也在测序领域的上游、下游,包括样本制备、文库制备、生物信息以及测序仪器等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随着NGS技术的不断突破与普及,测序成本不断降低,创业的时机已经十分成熟。2015年1月,谌涛与其合伙人刘至东博士在美国硅谷创立了Paragon Genomics公司。

Paragon Genomics公司在2017年美国癌症研究协会年会(AACR 2017),左为刘至东博士, 右为谌涛

回首十几年来,从积累经验到最终创业的整个历程,谌涛仍认为,创业上应充分发挥自身的优势。当被问及在创业过程中最为骄傲的事,谌涛谈道:“我觉得应该是选择了正确的方向。特别是对于早期的创始人来说,选择哪条路、以什么为切入点、走怎样技术路线都至关成败。”他以自己的创业经历打比方说:“起初我们想从事科研服务,后来我们发现这一领域其实已经非常饱和。我觉得大家尽量不要跟风,有的时候大家觉得一些领域的市场可能很大,但是可能很多人一下子涌了进去,那时候自身的优势也不见得存在了。

文库制备:告别“石器时代”

目前,随着技术进步以及政策的推进,精准医学正在从科研和创投领域的热门概念变成惠及大众的医疗模式。谌涛向测序中国记者介绍道,如果说测序其实已经进入了现代化的21世纪,那么测序前的文库制备可以说还停留在石器时代。

Paragon Genomics即是一家致力于突破目前基因检测领域靶向测序准确度及覆盖率低、成本高及时间长等瓶颈的生命科技公司。据了解,公司开发的超高多重PCR生物试剂平台技术CleanPlex™,已于2016年10月获得专利,其二代测序靶向基因文库制备的速度比市场上现有方法快5~10倍,并且更为灵敏且准确。

谌涛向测序中国介绍道,Paragon Genomics公司的核心技术CleanPlex™操作便捷,可以将建库时间缩短至2.5小时,已基本达到目前行业的最高技术水平;此外,CleanPlex™拥有高效的PCR背景清除技术,可以去除多重PCR的非特异性产物,在测序的时节省很多资源,使得一些无用的“垃圾”序列不再被测出;另外,这一技术所需要的样本量也很少,甚至可以低至0.1纳克。他还透露,针于液态活检方面,Paragon Genomics目前正在研发并加入分子条码的技术,将来的检测敏感度能够做到千分之一甚至以下。

CleanPlex™靶向建库流程

谌涛表示,Paragon Genomics相当于一个B2B商务平台,“我们为很多客户提供的是定制的服务,客户会确认需要扩增的位点,将靶向测序的清单提供给我们,进而根据这个清单设计引物,引物的数量可能达到几千对甚至更多。此外,我们可以同时使用几十至上百台机器在云端进行计算,最后将信息进行整合,将完美的报告呈现给客户。”

Paragon Genomics创办至今已有两年,公司目前已拥有了斯坦福大学、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及多家大型第三方检验实验室等诸多重量级客户。USDA-ARS太平洋盆地农业研究中心的Scott Geib博士曾表示:“CleanPlex™技术让我们能够使用少量并且质量受损的样本。CleanPlex流程简易,速度快,产品价格也合理。对我们来说,能够在一个反应管里成功做到高达800重的PCR反应,这简直就是魔法!”

谌涛也透露,除了积极发展国外的市场,目前Paragon Genomics也在努力拓宽国内的市场道路。作为公司的重要客户,安诺优达首席执行官陈重建博士对Paragon Genomics作出了高度评价:“Paragon Genomics面板设计团队在短时间内为我们设计了一个高质量的定制面板,我们使用CleanPlex™靶向测序文库制备试剂盒进行建库,流程简单易用,扩增均一性和上靶率高。我们对产品性能及公司提供的技术支持非常满意。”

从全基因测序时代迈向靶向测序时代

转眼间,谌涛已经涉足健康领域近20年,已成了一位不折不扣的“老兵”,NGS技术也经历十年的发展历程。在谈及NGS的下一个十年时,谌涛希望这一技术可以走进千家万户,但这个过程还需“做减法”。他解释道,基因市场的核心是人类的全基因组信息,基于此从业者可以创造出丰富产品,衍生出多种多样的服务。他认为,将来基因领域的主战场就包括靶向测序,在临床上甚至农业领域,靶向测序会占据愈发重要的地位,甚至可能大过全基因组市场。

对于全基因组测序和靶向测序,谌涛打了个比方:“这就像从几万英尺的高空或上百万英尺的卫星上看地球,一开始我们可能更需要整体的信息,会更关注全基因组。但是随着认知的发展,我们需要了解地球上哪些地方有怎样的地形,而仅在高空其实是看不到的。在经历了全基因组时代后,靶向测序这种高清晰度测序的重要性就逐渐显现出来。它可以提供更有指导意义、更有临床价值的数据,进而帮助决策。”他认为,未来在癌症领域,特别是基于液态活检技术,靶向测序可以为风险预测及早期诊断提供重要的信息。

未来无法预测,但有了目标后却变得可以把握。谌涛在采访中透露,关于未来的产业布局,Paragon Genomics会更注重多重PCR靶向建库方面,特别是精准医疗相关的方向。他对未来充满期待,他希望,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在美国或者欧洲,Paragon Genomics可以给客户提供更好的产品及服务,与下游测序服务商一起以合作共赢的方式,将产品做成标准试剂盒,最终成为这一领域的标准。 谌涛也希望充分发挥自己在商务发展方面的经验, 和行业上下游的公司共同将靶向测序领域做大做强。

正如其所说:“做自己擅长的东西,将自己的优势做到极致,做到完美。”这也许就是谌涛所追求的匠人精神。

(36)

本文由 测序中国 作者:白云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