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

首页 - 全部文章 - 思考 - 燃石医学微小残留病灶(MRD)检测方法亮相首届国际液体活检大会

燃石医学微小残留病灶(MRD)检测方法亮相首届国际液体活检大会

2020年10月24日~25日,首届国际液体活检大会暨(简称“ISMRC”)第12届微小残留癌国际研讨会在线召开。本次会议旨在探讨肿瘤微小残留病灶的检测,癌症转移生物学以及液体活检的临床应用。来自全球学术界和企业的科研人员在会议期间分享了最新的技术进展、临床试验结果和重磅信息。

会上,燃石医学COO揣少坤博士为与会者带来了“ctDNA Methylation & Mutation — A Two-Dimensional MRD Method Identifies More At-risk Patients and Predicts DFS in NSCLC”主题演讲,分享了基于DNA甲基化和突变两个维度的微小残留病灶(MRD)检测方法可以识别更多的高危患者,并预测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无病生存期(DFS)的研究成果。

目前,NGS(二代测序技术)已经非常成熟的应用于晚期患者用药伴随诊断,以及用药之后的耐药检测。其中,肿瘤循环DNA(ctDNA)的检测让癌症患者的全程管理成为了可能,其应用已经从早期发现、微小残留病灶到晚期患者用药检测,包括基线基因分型和耐药突变谱分析的检测。

 Presented By Maximilian Diehn at 2018 ASCO Annual Meeting

近几年,在癌症患者接受治疗(化疗、靶向治疗或免疫疗法)后,ctDNA是否清零已普遍被证实对患者的PFS具有预测能力。但当将其应用从晚期患者推进到早期患者,对早期患者进行围术期的MRD监控,以及推进到无症状人群进行早检早筛,技术层面对于血浆ctDNA丰度的最低检测限要求也不断升高。

当敏感性成为了ctDNA检测进一步应用的瓶颈,什么样的后续方法可以帮助提升检测的敏感性?TRACERx提供了增加可观测事件可提高敏感性的直观证据——对于肺癌患者,当每个患者追踪变异数从16个增加至200个时,肺鳞癌阳性率可从93%提升至100%,肺腺癌阳性率可从19%增加至49%,整体I期阳性率从13%提升至33%。那么,应该引入什么样的生物标志物来提升检测的敏感性?

上图(左图)显示了多年来,科研工作者在血浆或血液中发现的所有潜在生物标记。通过对单个信号的强度以及这种信号丰度进行二维分析发现(右图),ctDNA甲基化综合表现非常突出。此外,鉴于甲基化在肿瘤发生早期已有显著变异、变异位点数目丰富,以及变异多发在特定区域适合靶向富集等特征,使其具备了成为ctDNA检测(尤其是早期患者)一个潜在的优良生物标记物的可能。

基于燃石医学的检测数据发现,当将燃石ELSA甲基化检测平台与HS-UMI深度测序平台相结合,可以获得高敏感度、准确性和稳定的早期癌症检测结果。基于此结果,能否将甲基化引入ctDNA的检测,以提升MRD检测的能力,继而满足围手术期患者临床治疗及复发风险评估需求呢?

什么是肿瘤的MRD检测?当患者接受了手术以及辅助治疗等根治性治疗之后,对患者进行术后或治疗后的肿瘤循环DNA(ctDNA)检测,基于ctDNA的检测结果,判定是否存在分子层面上的残留病灶。对于MRD监测,是通过对ctDNA含量的多次检测,为患者进行预后的预测,这样动态的预测可以帮助临床医生对患者进行更加个体化和精准的治疗方案和策略的选择。

在燃石医学MEDAL研究:甲基化与突变双维度的MRD应用探索中,对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同时进行突变和基于甲基化的检测发现:

  • 基于甲基化和突变的ctDNA定量/清零的显示了显著的一致性或相关性;
  • 在基线和随访中,基于突变的MRD与预后有很好的相关性;
  • 基于甲基化的MRD检测显示了更大的动态范围,可以进一步将基于突变划分的低分险患者归类为不同的风险亚群。

目前,将多维度组学方法嵌入ctDNA液体活检技术,正在为早检和MRD监控两方面的应用带来快速发展。燃石医学历时6年,在液体活检、NGS入院、伴随诊断领域积累了丰硕的成果。据悉,公司将继续利用自有的创新型技术平台,通过多样化的产品点亮NGS多组学应用,造福更多的中国肿瘤患者。

扫描上面二维码

点播燃石医学主题演讲和其他精彩内容

(0)

本文由 测序中国 作者:戴胜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