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

重磅新闻!Broad研究所张锋团队赢得CRISPR专利之战

CRISPR的先驱者 (由左到右):George Church, Jennifer Doudna, Feng Zhang, Emmanuelle Charpentier

2月15日,备受全球科学界瞩目的CRISPR专利之争终于尘埃落定,美国专利和商标局(USPTO)维持原来的裁断,将CRISPR的专利判给了Broad研究所张锋教授的团队!这场旷日持久的“专利大战”也终于有了结果。据报道,今天张锋的 EDITAS公司股价大涨30%,达到$24。

80 后华人学者张锋近年来频频获奖,出现在各大媒体杂志中。作为基因组编辑技术 CRISPR 的开创者之一,张峰在将 CRISPR/Cas 应用到人类细胞中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去年美国麻省理工学院 MIT 宣布了五位最新晋升终身教授名单,张锋就位列其中。

基因编辑这项革命性的技术所蕴含的巨大科研和商业价值是不言而喻的,CRISPR–Cas9已经被世界各地的实验室用来改写基因组和重塑细胞,其在医学、农业和研究领域的潜在价值是无穷无尽的,竞争者之前互相“扯皮”也在情理之中,当面临如此巨大的诱惑时,人们必然会去争夺。

CRISPR专利之争时间线回顾

2012年,一种名为“CRISPR/Cas9”的基因编辑技术横空出世,围绕着“谁该获得革命性基因编辑技术专利权”的战争自此拉开序幕。打官司的两方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生物学家Jennifer Doudna博士和麻省理工学院Broad研究所实验室主任张锋。

Doudna在2012年6月发表论文,首次报道运用CRISPR-Cas9在试管中实现 DNA片段的切割。

张锋实验室也没闲着,他们于2012年10月向《科学》投稿。2013年1月,张锋的研究小组的论文正式发表,在人类细胞中用CRISPR-Cas9实现基因编辑。

科学专利一般在论文发表前夕开始申请。2012年5月25日,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向USPTO提交了与CRISPR相关的专利申请。同年12月,张锋与Broad研究所也向提交了申请,申请对象是在哺乳动物细胞的基因组上进行CRISPR-Cas9基因编辑这一方法。

尽管在申请时间上张锋晚了近7个月,但Doudna并没有因此取得先机。反而,张锋通过缴纳70美元的快速审核通道,凭借能证明自己比Doudna更早做出实验的实验记录本,在2014年4月15日,张锋教授的申请获批,获得了美国专利与商标局关于CRISPR的第一个专利授权。

Doudna教授等人并没有就此让步,他们认为张锋等人在申请专利过程中采取了“非正当竞争手段”,并一直积极寻找更多证据证明自己才是CRISPR的第一发现者,并向USPTO提出针对CRISPR专利归属的干预程序。

张锋和Doudna各有落脚点:Doudna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认为,张锋只是诸多Doudna论文的跟进者之一,将CRISPR运用到老鼠和人类细胞上只需要常规技术;但张锋一方的理由是,Doudna只是预测CRISPR会在人类细胞上有效,自己是第一个将CRISPR运用到人类细胞中的人。

事件中,张锋实验室还出了一个“背叛者”,在2016年的8月,曾在张锋教授实验室工作过的研究生的一封邮件将这场“争夺战”再次推向高潮。在邮件中,这位研究生称自己“是张峰实验室2011年期间唯一一名负责研究CRISPR的成员。当时张峰实验室里CRISPR实验并没成功,而且手里有实验室记录以及记录‘实验失败过程’的其他文件。”但这个学生提供的电子邮件等信息恰恰证明张锋在 2012 年初就开始了相关真核细胞的基因编辑研究,并且明显找到了关键。而DOUDNA在其2012年论文发表之后数个月仍未能成功实现真核细胞的基因编辑,直到张锋合作伙伴Church提供了真核编辑的数据之后才获得成功。

尘埃落定 or 波澜再起

终于在昨日,专利审判上诉委员判决专利仍归属于Broad研究所,同时法官出具了51页的判决书解释了他们的判断和推理。根据张锋所在Broad研究所的声明,美国专利局法庭在 2月15日宣布,Doudna 针对张锋的真核细胞 CRISPR-Cas9 基因编辑技术的专利干扰诉求不成立。美国专利局判决称:

  • Doudna与Vilnius的专利申请只是在试管中剪切DNA片段,没有涉及细胞、基因组,也没有基因编辑。(The applications filed in 2012 by the Vilnius team and the Berkeley team each showed only that purified Cas9 protein and a certain purified RNA could cut a short piece of DNA in a solution in a test tube. In both cases, the applications in 2012 contained no cells, no genomes, and no editing.)
  • Vilnius 的专利申请只是自然系统不能申请专利(专利必须是人脑的创造,自然现象不能申请专利)。 (The USPTO rejected the Vilnius application as not having significantly more than a study of the natural system and failing to describe invention.)
  • 张锋的真核细胞基因编辑专利不受Doudna专利影响。

这一判决证实了Broad研究所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各自申请的专利是关于不同的主题,并不冲突。具体来说,Broad研究所和合作者们被授权的专利是关于真核生物细胞(包括人类细胞)的基因组编辑,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合作者申请的专利是关于将CRISPR技术用于到cell-free系统中,并不是涉及真核细胞的基因组编辑。消息披露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也发表了声明,“我们‘尊重’这一判定,但是我们仍然认为Jennifer Doudna教授和她的合作者Emmanuel Charpentier是第一个发明CRISPR基因编辑系统的人。”

Broad研究所在声明中称,CRISPR研究是一个很大的领域,来自世界各地的大量科学家为此做出了贡献。“我们尊重所有这些科学家的贡献,包括来自Emmanuelle Charpentier、Jennifer Doudna和她们团队的工作,以及其他推动这一领域发展的科研人员。”

Doudna在新闻稿中表示,无论专利纠纷走向如何,她将带领团队继续专注于利用CRISPR/Cas9技术迎接并克服与人类健康、农业和环境息息相关的众多挑战。

至此,这场旷日持久的“专利争夺战”是落下帷幕还是再起波澜,我们不得而知,但目前的胜者是张峰。

文章整合自网络

(0)

本文由 测序中国 作者:白云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