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

首页 - 全部文章 - 思考 - 一项备受争议的基因检测如今停止销售,试问营销和监管问题有多大?

一项备受争议的基因检测如今停止销售,试问营销和监管问题有多大?

近日,Interleukin Genetics公司决定停止销售针对牙周病风险的基因检测服务,这对于牙科领域的一些专家来说可能是个好消息,很多专家长期以来都对该产品的科学价值表示担忧。

专家认为,这些检测本就不应该进入市场,但基于Interleukin领导层在牙科领域的影响力,这些检测产品仍然存在了太长时间。

基因检测和牙周病风险,真的有用吗?

今年4月,美国牙科协会(ADA)公布了一份关于口腔健康教育简报,并指出牙周病是一种复杂的疾病,可能是由于多种遗传因素和环境因素造成的。ADA表示,他们知道基因检测正在被推广用于检测牙龈疾病的风险。ADA的基因检测工作组告知牙科医生,迄今为止,还没有哪个基因能像吸烟或糖尿病那样对牙周疾病带来相当的影响。

Chris Smiley,一名密歇根的牙医,他谈道:“在牙科领域,我们肯定会欢迎一种有效且可靠的基因检测,用来预测牙周病的风险。但很遗憾,这些检测可不是这样的。”Chris Smiley对Interleukin公司牙周病基因检测的基础数据进行了评估,并对其临床有效性和可靠性表示高度怀疑。

对于许多在牙科学领域的研究人员来说,遗传学是一个有很多议论的领域。它们第一次为人们提供了高层次牙科护理的机会,并可以为人们提供个性化医疗服务。但是牙医并不是唯一被Interleukin等公司的承诺所诱惑的群体,很多公司还在推广其他的检测服务。他们在市场营销中声称,一些检测可以帮助人们减肥,或确定他们最喜欢哪种酒,甚至帮助找到他们的生活伴侣。目前,市场上有超过6万种基因检测产品,平均每天有8~10种新的检测项目涌入,公众已经越来越难以分辨哪些是有科学依据的,哪些是纯属瞎扯。

美国总监察长办公室已经注意到这一问题,并一直在跟踪基因检测行业的欺诈行为,并对一些公司提出了巨额的罚款。保险公司也已经开始担心,他们是否正在为不必要的基因检测支付费用,并且正在建立机制以确保这些检测可靠性。美国FDA也表达了对未经证实的基因检测对公众健康风险的担忧,并打算对所有实验室开发的检测进行更严格的监管。

Joshua Sharfstei为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公共卫生实践和培训办公室的副主任,原FDA副局长,他表示:“一些糟糕的数据会误导患者和医生,导致不必要的程序或错误的诊断。”

然而,在Interleukin公司的案例中,FDA和纽约卫生部虽然正在调查该公司的牙龈疾病风险检测,但并未限制其可用性。Interleukin出售的基因检测产品仍有很大的潜在市场。美国CDC估计,美国30岁及以上的成年人中有一半患有牙周疾病。如果未经治疗,牙周病可引起牙齿脱落,但这些炎症情况也与慢性疾病(如糖尿病)以及可能的心脏病和术前分娩风险增加有关。

Interleukin拒绝接受采访,但仍在公开声明坚持认为,其牙周病风险检测得到了充分的证据支持。

遗传学家和牙周病专家们认为,在一系列的金融冲击和资金问题下,很多公司会虚假地推销自己的检测方法,作为牙科保险公司也可以根据人们牙龈疾病的遗传风险,进而限制牙齿的年度清洁服务,从而为保险公司节省资金。

争论始末

在2015年,罗格斯特牙科医学院遗传学研究员Scott Diehl以及另一位遗传学和牙科研究员Thomas Hart重新分析了Interleukin公司及其合作者在检测中所进行的一项研究,并得出结论,该检测不能预测哪些患者具有牙周病风险。现在,Interleukin将停止提供这项检测,Diehl谈道:“最终这是一场科学的胜利。”Diehl还表示,他多年来一直试图让牙医的权威人士听到他的担忧,并向FDA和NYSDOH转达了他的担心。

多年来,Interleukin多次对其牙周病风险检测服务进行了更名,改变了用于检测疾病风险的基因和SNP的组合。最初,它被称为牙周炎敏感性检测(Periodontitis Susceptibility Test,PST),可以对IL-1A和IL-1B中的一种SNP变异进行评估。之后,在2014年,该公司推出了PerioPredict检测产品,对四种IL-1B变异进行检测。

IL-1基因编码一个蛋白家族,在身体的免疫和炎症反应中起关键作用。已经广泛研究了这些细胞因子并且涉及一系列从癌症到类风湿性关节炎的疾病。这些细胞因子已经被广泛研究,涉及到一系列从癌症到风湿性关节炎等疾病。然而,根据Diehl和Hart的研究,牙周疾病风险和Interleukin的检测之间似乎没有任何一致的联系。

ADA基金会Volpe研究中心高级总监Hart表示:“基于Interleukin提出的SNP的超级炎症反应,这一整体想法并没有得到证明。这是一个复杂的表型。

去年,Interleukin再次推出相关检测,当然,名称已经更换为“Ilustra”。在该公司的市场营销中,这一检测可以识别具有“过度产生IL-1终身遗传倾向”的个体。在关于这一检测的网页上,公司声称在10个人中有3人会过度产生炎症反应,这可能导致其他疾病,如牙龈疾病、心脏病和糖尿病。该公司的理由是,对于Ilustra检测识别为高风险的人群,如果早期发现并获得更多的预防性牙科护理,那么可以弥补治疗这些疾病不断上涨的高额费用。

Interleukin在网上的宣传材料中声称,Ilustra得到了23家同行评议的出版物和5项Meta分析的支持。在Ilustra的网页上,该公司引用了Jeffcoat等人一份发表于American Journal of Preventive Medicine的报告,其结论是牙周炎的治疗与降低2型糖尿病、心血管疾病、冠状动脉疾病和不良妊娠患者的医疗费用有关。

然而,专家们也对这项研究的方法提出了尖锐的批评。Aubrey Sheiham是伦敦大学的一位全球知名的口腔健康研究人员(最近已故),他在的一篇论文中写道:“作者分析的数据非常糟糕。根据他们所报告的结果,对疾病管理提出的建议具有很高的争议性和不合理的意义。”

此外,早期便对Interleukin公司进行追踪的Hart认为,牙周病风险检测从一开始就是“建立在弱科学属性的基础上”在2002年,他发表了一篇评论文章,警告不要使用Interleukin早期版本的检测。

之后,Interleukin公司也发动了反击。在2013年的Journal of Dental Research期刊上,由密歇根大学的William Giannobile和Interleukin的创始人William Giannobile领导的一组研究人员在16年的时间里,对超过5000人的保险索赔进行了研究,以确定一或两种每年的牙齿检查是否会对牙缺失造成影响。研究人员认为,如果他们是吸烟者或患有糖尿病,或者通过Interleukin的检测确定为有风险的基因型,他们就会有很高的牙缺失风险;如果没有这些危险因素,他们的风险就很低。

Giannobile等人表示,在低风险的病人中,预防性随访的频率似乎不会对牙缺失产生影响,但有两次随访的高风险患者则会有更好的结果。牙医一般建议每年进行两次清洁,一般来说,保险计划涵盖了这一层次的护理。

Giannobile和他的同事们在其研究中表明,每年的两次清洁可能不是对所有人都是必要的。Giannobile和同事们利用一种风险模型,结合了Interleukin的基因检测、吸烟和糖尿病的状况,以确定哪些病人每年应该能得到一种、两种或更多的牙齿清洁。Giannobile的团队估计,保险公司可以节省48亿美元。

Diehl和Hart们对Interleukin的检测表示了长期的担忧,试图重新分析这项研究。Giannobile最终同意与遗传学家分享原始数据,尽管最终Giannobile仍然不同意他们的发现。Hart和Diehl对数据进行了分析,并没有发现牙齿脱落和基因检测结果之间的联系,但他们证实,糖尿病和吸烟(众所周知的牙龈疾病的危险因素)增加了牙齿脱落的风险,每年两次的清洗护理也降低了所有病人的风险。

他们在Journal of the American Dental Association的一篇论文中指出,牙齿脱落在最初的研究中作为牙周病的代表,可能是由许多其他因素引起的,这进一步削弱了Giannobile的结论。他们还指出,尽管Giannobile等人的基因检测结果与糖尿病和吸烟有关,但研究人员从未报告过吸烟、糖尿病或基因检测的具体影响。

Hart说:“Interleukin的统计分析方法可以证明,在你的头上扔一个棉花球,与其他风险因素放在一起后,比如用手枪或步枪对你射击,都会增加你的发病率和死亡率。”

更重要的是,Giannobile等人在他们的论文中写道,牙周疾病风险检测的两种版本——PST和PerioPredict可以获得相同的结果。然而,Diehl和Hart使用了1000个Genomes Project的数据,通过这两项检测来观察被认为有风险的基因型的个体的患病频率,将病人分为不同的风险类别。根据重新分析,令人惊讶的是,在不同版本的检测中,56%的非裔美国人在高风险和低风险中得到的结论竟然不同。Diehl和Hart的结论是,这些检测不应该用来确定病人接受治疗的水平。

在这份重新分析报告发表后,Kornman在一份财报电话会议上驳斥了这篇论文,称其为“故意误导”和“学者的观点”

尽管如此,该公司还是利用这项研究声称,PerioPredict可以帮助制定个性化治疗计划并确定牙科护理的频率。“Interleukin一直说检测的是牙周疾病风险……但是这项研究是关于牙齿脱落的,”牙周病医师Brian Cilla反思分析了Giannobile的研究,“Interleukin把牙齿脱落的研究变成一个牙周疾病风险的证据。”

斯坦福大学教授John Ioannidis,在关于Diehl和Hart文章的一篇社论中写道,他们的重新分析比Giannobile等人的更为合理,他对两位遗传学家的观点表示认同。

利益与价值:基因检测该何去何从?

Diehl认为,如果无法对检测的潜在科学性进行审查或考虑潜在的公共健康影响,那么Interleukin的检测则能够保留在市场上,其部分原因是牙龈疾病的特殊性。 “这是牙科的明确弱点,”他说,“但如果把这个检测推销给肿瘤学家或医学遗传学专业人员,那么这个检测将被笑掉大牙。”

基因检测领域的人可能会将围绕在Interleukin牙周风险检测的争议视为孤立的例子。很多不负责任遗传检测的出现的确令人不安,其他领域的研究人员也注意到了这点,这些检测在没有充分证据的情况下被销售。

北卡罗来纳大学教授、Genetics in Medicine杂志的主编James Evans表示:“这一切都归结为过早的实施。任何医疗检测的实施应由医学效益的证据驱动,而通过营销来推动检测的实施,最终肯定是不恰当、浪费资源甚至有害的检测方法。

公众应该寻找“有系统证据”的检测服务,这样的遗传检测才能真正改善健康状况。Evans强调,这些正发生于我们身边,而不是特意遴选的轶事。或许,这个事件可以为这一快速增长的领域和广大公众提供重要的教训。

参考资料:

Controversial Gum Disease Risk Test Highlights Precision Medicine Marketing, Regulatory Issues

(0)

本文由 测序中国 作者:戴胜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