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

首页 - 全部文章 - 思考 - 数千项申请等待批准!CRISPR专利全球竞争激烈,中美占据主导地位

数千项申请等待批准!CRISPR专利全球竞争激烈,中美占据主导地位

基因编辑被誉为21世纪最伟大的生物医学突破技术之一,人们对该技术在癌症、遗传病等领域的未来潜力给予了厚望。今日,北京大学魏文胜课题组在顶尖学术期刊Nature Biotechnology上发布一种名为“LEAPER”的全新的RNA编辑技术,引发了各界关注。

如今,全世界范围内已经授予了数百项CRISPR专利,且申请数量仍在继续快速增长。上个月,美国专利及商标局(USPTO)宣布重启Broad研究所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之间的CRISPR-Cas9基因编辑专利审查程序。这意味着,两家机构的专利间可能涉及重叠的知识产权,再次点燃了这场扩日持久的专利纠纷。

两家机构间围绕CRISPR相关知识产权的专利战争已经持续了多年。这些专利涵盖了CRISPR-Cas9系统在真核细胞中的使用——其中Broad研究所于2014年获得了由美国专利及商标局授予的这项基础性专利。当时,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要求启动相关干预程序,声称Broad研究所的专利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及其合作者两年前申请的专利相重叠。

虽然美国专利及商标局最初的裁决对Broad研究所较为有利,并强调两家机构的CRISPR发现并不存在冲突,所申请的专利主题也不同。但最近抵触审查程序文件的发布则颠覆了此前说法,也为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带来了一丝转机。

纽约法学院Jacob Sherkow教授表示:“这场专利战十分重要,因为这将带这项技术相当广泛的基础所有权。”此外,另一个值得双方为之“战斗”的原因在于,CRISPR-Cas9系统是目前应用最成熟的基因编辑系统,是人类疾病治疗的首选,目前正有多个相关临床试验正在进行。换句话说,“这些专利价值不菲。”

不过,美国专利及商标局的抵触审查程序只涉及了当前CRISPR专利领域的一小部分。目前全世界已经批准了数百项CRISPR相关专利,且还有数千项申请正在等待批准。它们涵盖了各种各样的专利主张,一些与基因编辑系统的组成部分有关,例如限制性核酸内切酶及其应用。许多CRISPR专利都被授予给基因编辑领域最大的两家机构:Broad研究所及加州大学。根据有关统计数字,美国专利及商标局和欧洲专利局(EPO)分别授予Broad研究所34项,加州大学10项专利。与此同时,这两家机构还在世界其他地区拥有专利,包括澳大利亚、日本和中国。美国专利及商标局最近发布的抵触审查程序涉及其中13项专利和1项Broad研究所的专利申请,以及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10项专利申请。

CRISPR专利竞争之所以如此激烈,是因为所有致力于开发CRISPR新型商业应用的生物技术公司和学者在使用其发明之前,首先需要获得知识产权所有者的许可。科学家也可以将这些技术用于基础研究目的,而无需支付专利费,但如果他们想要出售研究成果,则需要获得相关许可。有机构估计,到2025年,全球CRISPR市场的价值将超过50亿美元。

但加州大学和Broad研究所并不是唯一获得CRISPR专利的两家公司,许多其他学术机构和生物技术公司也在开展CRISPR研究。根据瑞士咨询公司IPStudies的数据,全球已提交了逾12,000份CRISPR专利申请。它们分属大约4,600个专利族,每个涵盖了在不同国家为一项发明申请的所有专利。除了加州大学和Broad研究所外,申请数量最多的专利机构包括中国科学院、美国杜邦公司以及总部位于美国马萨诸塞州的基因编辑公司Editas Medicine。

图:IPStudies数据显示的全球新专利族的申请数量。2018年和2019年为不完整统计数据,由于美国专利申请发布的滞后,大多数已统计的申请都在中国。来源:THE SCIENTIST

IPStudies的数据显示,在这数千项专利申请中,迄今已有740多项CRISPR专利被批准,其中一半以上仅在两个国家获得批准。IPStudies创始人兼首席顾问Corinne Le Buhan表示:“中国和美国无疑在CRISPR专利领域占据主导地位,尤其是在学术方面。”她指出,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欧洲人普遍反感“转基因生物”,这也限制了农业应用的进步。

此外,IPStudies分析师Fabien Palazzoli表示,近年来,除了Cas9以外,CRISPR的投资组合日益多样化。“现在,我们有大约50种不同类型的CRISPR酶,”包括Cpf1、C2c2、CasX和CasY等。Palazzoli补充说,开发所有这些替代方案的一个潜在动机,可能正是基于Cas9系统专利权的长期法律问题。

美国科罗拉多州立大学经济学家Gregory Graff也指出了该技术趋于多样化的其他原因,比如科研人员追求科学进步的动力,以及生物技术公司希望获得使用身上开发工具的自由。他表示:“不论专利纠纷如何,还有其他一些力量在起作用。部分是出于知识产权的动机,但我认为,很大程度上是源于科学家的基本好奇心。”

参考资料:

A Brief Guide to the Current CRISPR Landscape

https://www.the-scientist.com/news-opinion/a-brief-guide-to-the-current-crispr-landscape--66128

(0)

本文由 测序中国 作者:陈初夏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