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

首页 - 全部文章 - 思考 - 内容分享(七)——“罕见病新药创制协和论坛”|加速罕见病药物研发上市路径,让罕见病患者有药可用

内容分享(七)——“罕见病新药创制协和论坛”|加速罕见病药物研发上市路径,让罕见病患者有药可用

2018年2月28日,由北京协和医院、中国医学科学院罕见病研究中心、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罕见病分会主办的第11个国际罕见病日主题活动及“罕见病新药创制协和论坛”在北京协和医院学术会堂举行。本次活动以“协同连接,友伴同行”为主题,以关爱、连接为出发点,旨在践行健康中国的主旋律,为罕见病患者群体的生命助力。

诺华肿瘤(中国)医学事务副总裁赵燕出席本次论坛会议并发表了讲话,全文整理如下:

各位专家、各位同仁和患者、各位朋友,下午好!

非常荣幸今天有机会和大家分享诺华公司在罕见病药物研发上市中的一些体会。

从科学角度来讲,罕见病的研发策略与非罕见病、普通常见病是一样的,本质上都是研发一种有效药物治疗疾病。格列卫(伊马替尼)是划时代的第一个靶向药物,伊马替尼不仅是第一个靶向药物,同时也是欧盟批准的第一批孤儿药之一。诺华在该药物的研发过程中,研发思路考虑了两个维度:一是对疾病发病机理的科学认知,当时我们对费城染色体阳性慢性粒细胞白血病已经有了突破性认识,发现这类病人费城染色体阳性是BCR、ABL融合基因在起作用。而伊马替尼是一种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它可以特异性阻断这条异常通路。第二是考虑是否有未被满足的临床需求。

从研发思路讲,罕见病与常见病的药物研发是没有区别的,但是罕见病的研发有自己的特点。罕见病的研发相对于常见病来说,是相对容易的,尤其是某些遗传性罕见病,病人的发病机制非常清晰,例如较小的病种,患者的发病机制更加同质化,在这种情况下研发罕见病药物时,就可以通过较小的临床试验证明药物的疗效与安全性,不需要更多的病人进行验证。研发时,我们也会考虑罕见病与一些常见病是否有相同的发病机制,或者部分的发病原因是由这种机制造成的,将这些问题带到药物研发,也会提高其他非罕见病适应症的成功率。同时,诺华也从外界获得了多次认可,这是对诺华进行长期罕见病研发的鼓励,同时也是在鞭策我们继续和政府、医学界、患者合作进行罕见病研发。

随着科学的发展,特别是诊断和DNA测序技术的发展,人们对发病机制的认识上升到了一个新高度,越来越多的公司加入到了罕见病研究。在整个研发过程中,政府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现在我以诺华的产品依维莫司的整个研发的情况为例进行介绍。

飞尼妥(依维莫司)是孤儿药也是常见病药物,在全球范围内已经获得了很多适应症的批准:晚期肾细胞癌、结节性硬化症(TSC)相关的室管膜下巨细胞星状细胞瘤(SEGA)、晚期神经内分泌肿瘤、乳腺癌、肾血管平滑肌脂肪瘤等。

依维莫司的研发,我们首先考虑的是发病机制和作用机制。在很多肿瘤中, mTOR 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靶点,它可以影响蛋白代谢、细胞迁移等, mTOR 上下游通路的活化会导致很多癌症的发生,所以阻断这条通路,理论上是可以对某些癌症起到治疗作用的,而依维莫司就是 mTOR 抑制剂,我们在此基础上做了几个概念验证临床试验,从中得到了一些疗效安全性的初步数据,然后扩大到其他的罕见病及非罕见病适应症,这些适应症的研发也是平行进行的。

在研发时我们会首先考虑各国的法规,尤其是美国和欧盟对孤儿药管理的相关法规。美国的孤儿药法规中规定,孤儿药的适用人群要少于20万人,另外还规定孤儿药要有科学证据证明它是对这类人群有效的。另外当面对小儿科罕见病时,还要考虑美国和欧盟对小儿科的用药要求,根据不同的要求进行或者豁免儿科的临床试验。

在依维莫司的整个研发过程中,我们的最初设想是进行比较大型的三期临床,但FDA给了我们很多建议,也有一些研究者和我们也分享了他们的临床试验结果。最终,我们通过一个由28位患者参加的研究者发起的临床试验结果,只用了6个月的时间就获得美国FDA对TSC-SEGA适应症的批准。

政府的法规是非常重要的,在孤儿药的研究中,我们要考虑的不仅仅是优先权这一原则,还要明确知道罕见病的定义。除注册法规的技术要求外,专利期、独占期的延长对孤儿药研发也非常有鼓励作用,如果政府能够鼓励药厂平行地进行试验,也是非常好的促进作用。另外如果孤儿药的研究可以涉及到普通药物,将惠及更多的病人。这些都是跟法规细化、法规落地非常相关。

政府对孤儿药的立法非常关键,美国很早就意识到这个问题。1983年,美国出台了第一个孤儿药法案,现在美国已经有420个批准上市的孤儿药,在欧盟也有100多个。从孤儿药批准数量上就可以看出政府立法对罕见病研究有多么重要。

另外,政府也要考虑如何从定价、报销、税收等这些上市后的环节上鼓励药厂和研发机构研发罕见病药物,还可以通过掌握更多的患者信息,从患者的总体治疗效果来考虑怎样增加对仿制药报销的覆盖等。

一种罕见病药物的研发,有科学的一部分,有政府政策的一部分,也有市场运作机制的一部分。罕见病患者应该与普通患者同样享有获得药物治疗的机会。罕见病的药物研发拿到FDA的上市批准市,并不是终点,我们的终点是患者能够使用药物。

谢谢!

会议现场

(5)

本文由 测序中国 作者:戴胜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