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首页 - 全部文章 - 人物 - 对话基准医疗CEO范建兵:如何打造癌症早筛早诊领域的“中国名片”

对话基准医疗CEO范建兵:如何打造癌症早筛早诊领域的“中国名片”

近年来,基于循环肿瘤DNA(ctDNA)的血液检测研究屡屡获得突破性进展,相关技术在癌症早筛早诊领域的应用也被寄予厚望,并得到行业内部、资本和临床的持续关注。广州市基准医疗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基准医疗”),是国内较早涉足甲基化检测临床应用的基因检测公司。在此前报道中,测序中国获悉,基准医疗将携手钟南山院士牵头启动全球首个《ctDNA甲基化高通量检测用于肺部结节良恶性诊断和监测的临床研究》试验项目,助力ctDNA甲基化高通量检测技术在肺部结节良恶性诊断与监测中的临床应用(点击链接,查看此前报道)。借此机会,测序中国对基准医疗创始人兼CEO范建兵博士进行了专访,就企业开展大型前瞻性临床试验的必要性和意义等相关问题进行了探讨,同时,范博士还分析了基准医疗甲基化检测产品的技术优势和产品布局,分享了公司在癌症早筛早诊领域的战略规划。

前瞻性大型临床试验:临床分子诊断产品的必经之路

按照相关法律法规要求,一种新药,从研发到临床应用,必须经过临床前研究和各期临床试验,逐步论证其临床应用的有效性和合理性。但是,对于分子诊断和检测,由于目前相关规则尚未完,许多辅助诊断产品往往未经临床研究验证就在临床大肆推广应用,这已成为行业内的“普遍现象”。近两年,基于肺结节诊断和检测,基准医疗先后启动了两项前瞻性大型临床试验,在整个行业实属罕见。

范建兵博士告诉测序中国,分子诊断产品最终是要用来指导临床实践一个产品,既然会影响到临床决策,就必须在进入临床前经过非常严格的大规模多中心的验证——从临床中来,才能到临床中去,这是分子诊断产品成功应用的一个必经之路

开展大型临床试验,意味着大量时间成本和资金成本的投入,这些投入是否值得呢?基准医疗对此有着自己的考量。资本总有逐利性,基准医疗启动这些耗时耗资的大型临床试验并非不计回报。范建兵博士表示:“首先,中国是癌症大国,基准医疗充分考虑了我国癌症的临床需求与发展现状。以肺癌为例,肺癌在中国乃至全世界都是高发癌种,发病率约占全部癌症的1/4。可以预见,针对肺癌的分子诊断产品将有非常大的临床应用前景,且牵涉甚广,临床验证不可不做。由此,基准医疗推出了用于肺部结节良恶性诊断的产品,并进行了大型临床试验研究。其次,投资人和董事会对临床试验项目的认可与大力支持,离不开我们试验项目本身的潜在价值。基准医疗的临床试验设计非常严谨,研究数据也非常扎实,与美国GRAIL公司在乳腺癌中的研究类似。经过严格临床验证的产品上市之后,走向世界也会很容易。反而那些没有经过严格临床验证的产品,很可能鲜有生存空间。”

目前,基准医疗正在进行的肺结节良恶性诊断研究,在国际上尚属首个肺癌早期分子辅助诊断的大型临床试验,对肺癌未来临床诊治的发展意义重大。范建兵博士介绍,目前对于肺结节发生发展至肺癌过程的很多问题尚不明确,例如发病频率、相关流行病学研究等尚无结论。为填补这一领域的研究空白,基准医疗将与钟南山院士展开合作,启动大型临床试验项目《ctDNA甲基化高通量检测用于肺部结节良恶性诊断和监测的临床研究》。

谈及即将与钟南山院士合作展开的大型临床试验项目,范建兵博士表示:“该项目将历时3年,涉及1W+例临床样本,利用ctDNA甲基化高通量检测技术进行结节良恶性诊断和监测。我们希望通过临床试验证实,基准医疗的非侵入性相关检测产品能够在真实世界实现肺癌的早诊早治,让患者获益,从而在整个医疗卫生体系中体现社会经济学效益,也希望能在一定程度上完善肿瘤诊疗指南。”

同时,范建兵博士坦言,基准医疗期望借机带动国内整个精准医疗行业大规模临床验证模式的兴起,进而规范中国分子诊断产品的整体研究模,这是非常值得做的一件事。他表示,目前行业内很多国内公司比较崇尚“短、平、快”的产品模式,这对于部分公司来讲,可能是一种比较好的运营模式。但站在国家层面考虑,这种模式对于中国精准医疗行业发展来说,无疑是一种遗憾。中国是人口大国,也是癌症高发国,急需医疗企业和临床紧密合作开展一些国际领先的大型临床试验,来提高国家的癌症整体研究水

范建兵博士强调:“启动大型临床试验不易,对于这种看起来“费时费力”的大型临床试验,基准医疗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一方面是基于强烈的使命感,基准医疗希望带动整个中国临床研究模式的兴起与规范化,提升中国临床研究的整体水平;另一方面,这些临床试验也承载着基准医疗走向世界,“引领精准医疗,造福千家万户”的美好愿景。”

全方位思考:技术产品终需解决临床痛点

二代测序技术的发展成熟推动了分子诊断行业的兴起和繁荣,只有先进的技术能实实在在解决临床痛点,才能真正惠及普罗大众,从而实现技术的价值。2006年,范建兵博士应用bisulfite conversion(亚硫酸氢盐转化)原理,将甲基化检测问题转换成碱基检测问题,在国际上第一个实现了用基因芯片或高通量测序技术进行大规模甲基化分析的可能性(Genome Research 16:383-393. 2006)。2016年初,Illumina 宣布成立全新的公司GRAIL,从事癌症早筛的血液检测开发,其采用的技术就包括全基因组重亚硫酸盐测序(WGBS)检测DNA甲基化。

范建兵博士告诉测序中国:“严格地讲,基准医疗的产品布局与GRAIL有着显著的区别。”GRAIL专注于广谱的癌症早筛研究,基准医疗目前更多地关注癌症早期辅助诊断,着眼于亟待解决的临床问题——对于低剂量螺旋CT(LDCT)筛查显示有肺部结节的患者,如何简单准确地判断其良恶性?该患者是应即刻手术/活检确诊,还是进行定期随访观察?

他介绍到:“就肺癌而言,LDCT是目前各大指南广泛推荐的早筛手段,价格低廉且简单高效,但存在辐射暴露和假阳性较高等局限性。基准医疗未来将推出肺癌的早期辅助诊断产品——AnchorGPS®,专注肺结节良恶性的无创诊断。”

谈及基准医疗在甲基化检测方面的技术优势,范建兵博士介绍到,基准医疗开发了DNA单链文库构建技术——AnchorIRIS®,以及AnchorMonarch®数据分析平台,各项技术参数均达到国际领先水平。更为关键的是,基准医疗涉猎甲基化检测较早,除了前期技术平台的积淀,最大的优势还在于产品定位切合临床痛点,产品性能是基于全方位思考并开发的。基准医疗的分子诊断产品正在逐步体现其技术优势,并在启动的大型临床试验中得到了充分验证。

国际视野:打造癌症早诊领域的“中国名片”

随着精准医疗产业的快速发展,众多分子诊断公司如雨后春笋般纷纷涌现。范建兵博士表示:“基准医疗创立至今,一直以产品开发为中心,且非常注重与国内外研究机构的深入合作。不盲目跟风,立足先进技术开发具有临床应用价值的产品,是基准医疗一贯秉承的理念。

但他也强调,不盲目跟风并不意味着闭门造车。在空前的市场热度下,要想在众多的分子诊断企业中脱颖而出,必须开发具有市场壁垒的长线产品,这需要与国内外顶级医院紧密合作,携手产业上中下游优秀企业着力打造癌症早期筛查和诊断的生态圈,完善从基础研究到临床产品转化的产业链。同时,整合国内外优秀资源,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创新,加速产品开发,也是基准医疗的一种发展策略。日前,基准医疗与Fred Hutch癌症研究中心达成了独家专利授权及合作协议,进一步拓展了基准医疗在肿瘤检测领域的产品布局。

对于企业来说,产品就是它的生命线。基准医疗致力做癌症早诊领域的“中国名片”,绝不会仅仅局限于肺癌早期诊断产品的开发。范建兵博士向测序中国透露,基准医疗已经在开发其他癌种的相关早诊产品,包括乳腺癌、结直肠癌等,都将是企业未来产品布局的重点方向。此外,除了早期筛查和诊断,基准医疗也会同时兼顾术后监控、转移监测等肿瘤治疗各相关方面的产品开发

产品最终将如何落地?范建兵博士向测序中国分享了基准医疗的战略规划。“癌症的早期检测,如目前开展的肺结节良恶性辅助诊断项目,可以从三个地方落地——第一个是医院,第二个是体检机构,第三个是保险公司基准医疗未来的产品大部分定位在癌症早期检测,所以将来可能会在医院、体检、保险三地同步发展。”范建兵博士接着说道,“基准医疗的B轮融资由药明康德和金域检验参与完成,这两家都是医疗企业。金域检验拥有多种销售渠道,将为基准医疗的产品落地销售提供强大的助力。”言语间,范建兵博士对未来辅助诊断产品的上市推广充满了信心。

面对癌症,除了积极治疗,早期筛查和诊断同样不容忽视。目前国内众多生物技术公司都把目光聚焦在肿瘤个体化治疗上,癌症早筛早诊领域仍是一片蓝海。基准医疗作为国内较早涉足并应用甲基化检测进行癌症早筛早诊的企业,聚焦临床急需和技术革新,专注分子诊断产品的开发与产业化,受到业内外的广泛好评与认可。期待基准医疗为我们带来更多新的突破,为中国癌症早期筛查与诊断产业发展添砖加瓦。

(6)

本文由 测序中国 作者:戴胜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