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

两个“脑瘫患儿”十几年后,竟然玩上了直播……

如果一个家庭出现了一个脑瘫患儿,对这个家庭来说不仅仅是沉重的负担,更多的还是无法预知的煎熬与焦虑。如果一个家庭出现了两个脑瘫患儿,那或许意味着整个家庭的崩塌。

而如果两个患儿在被诊断为“脑瘫”的十几年后,在新型检测技术的帮助下,被告知误诊,并且患儿服用一种每月仅需100多元的药物正在逐渐走向康复。服药1个月后自己吃饭,服药50天就能自己玩手机、开直播……

这不是虚构的情节,而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不是脑瘫,而是DRD

生活在辽宁海城一个普通家庭的姐妹俩,姐姐24岁,妹妹16岁,从小辗转多家医院求医问诊,不幸的是,均被诊断为“脑瘫”。她们长年卧床,生活不能自理。为了排解生活上的压力,母亲将两个孩子的日常生活发布在某视频平台上。在机缘巧合下,这一幕被湖南妇幼保健院的遗传研究团队成员无意间看到,职业的敏感度让他们觉得,一个家庭有两个脑瘫的孩子,而且症状非常相似,“这可能不是简单的脑瘫,应该是由遗传因素导致的疾病”。

图1 两姐妹服药后的日常

就这样,在医生的建议下,两位患儿的样本送到北京贝瑞和康医学检验实验室进行全外显子组检测。

最后,湖南省妇幼保健院遗传科与北京贝瑞和康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简称贝瑞基因)生物信息人员一起进行了数据分析及临床症状的合并解读,初步认定两姐妹所患疾病为多巴反应性肌张力障碍(DRD),而不是脑瘫

“多巴反应性肌张力障碍是以肌张力障碍或步态异常为首发症状的罕见遗传性疾病,典型临床表现为儿童期起病,局灶性或节段性下肢肌张力障碍伴行走困难,可伴有轻度的帕金森氏综合征表现,如运动迟缓、强直等。”湖南妇幼保健院副院长王华告诉《中国科学报》,姐妹俩均在一岁多开始发病,确实存在运动障碍、肌张力高、语言不清的表现,但无明显智力障碍的表型。而绝大多数脑瘫患儿均伴有智力、情绪与行为障碍。

此外,与脑瘫患儿不同的是,DRD患儿一旦能够早期得以确诊并及时获得正确治疗,便能够有效地避免由多巴反应性肌张力障碍导致的肢体残疾。

罕见病并不罕见

“现实中,仅有40%的罕见病患者被诊断,且诊断时间平均在5年左右。”上海交通大学新华医院教授李定国告诉《中国科学报》,约有80%的罕见病因遗传因素导致,但遗憾的是,“会诊断罕见病的医生比罕见病患者还要罕见”。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定义,罕见病为患病人数占总人口的0.65‰至1‰的疾病。目前,我国对于罕见病没有明确的定义,但是2010年5月,中华医学会遗传学分会发布的专家共识中曾明确指出,患病率低于1/500000,或新生儿发病率低于1/10000的疾病,可以称为中国的罕见病。

图2 湖南妇幼保健院副院长 王华

 “我国人口基数大,即便罕见病发病率低,但仍然有2000万罕见病患者在经受病痛的折磨,给社会和家庭带来巨大的经济负担。”王华表示,最近国家系列支持政策的出台和一些公益组织的不断呼吁,将罕见病带入到了人们的视野。

比如,2月11日,在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中指出,从3月1日起,对首批21个罕见病药品和4个原料药,参照抗癌药对进口环节减按3%征收增值税,国内环节可选择按3%简易办法计征增值税。

“特别是随着基因科技的发展,临床医生可以借助全外显子组测序技术等手段高效精准地对罕见病患者进行诊断,也为罕见病的精准治疗提供可能。”王华说。

报告“期待”被专业解读

所谓的人类全外显子组测序(WES)是指利用序列探针对人类基因组外显子区域捕获富集后进行高通量测序,经生物信息分析后得到样本基因变异情况。同时结合样本临床信息,可以高效筛查或诊断病人是否为某一类罕见病。

图3 实验室人员进行实验操作

“相对于传统的罕见病筛查诊断技术,该技术通量高,一次性对人类基因组约2万个基因进行筛查。同时,该技术通过检测占人类基因组1%的外显子区域,可以分析85%左右的已知疾病变异,与全基因组测序(WGS)相比,WES省去了基因中的非编码序列,测序成本低,因此受到更多临床医生的青睐。”贝瑞基因研发总监张建光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说。

目前, WES主要用于研究单基因遗传病的筛查与诊断,并在肿瘤早筛早诊、糖尿病等易感基因筛查以及消费级基因的检测等领域也有所应用。

“我国在全外显子组检测实验技术及分析方面的水平与国际持平,但在报告解读和遗传咨询方面却缺乏专业的人员。”张建光说,在西方国家早已有完整的遗传咨询体系,而我国遗传咨询主要由临床大夫兼职。

这一观点也得到了中国科学院院士、上海交通大学教授贺林的肯定。他表示,基因测序产生许多数据,读懂它非常关键。如果解读跟不上,一切都是徒劳。“中国起码需要1.2万~1.5万名有资质的遗传咨询师,但目前我国这个数字为3000名左右。”

AI与遗传咨询必擦出“火花”

既然罕见病的诊断存在一定困难,我们如何提前预测遗传性疾病的发生,尽量避免异常的新生儿或怀疑有遗传病的患儿出生呢?

面对记者的提问,王华建议,条件允许可将全外显子组测序等先进技术应用在“孕前—孕期—新生儿”全链条的出生缺陷防治环节。

比如,在孕前针对有遗传病家族史或者不良孕产史的夫妻,进行遗传致病基因携带者筛查,了解携带风险后可以指导健康生育;在孕期对筛查提示胎儿罹患遗传病高风险,常规技术检测结果阴性的胎儿进行全外显子组检测辅助产前诊断可以避免严重致病患儿出生;对出生后新生儿疾病筛查结果异常的新生儿或怀疑有遗传病的患儿进行全外显子组检测,可以根据检测结果快速明确病因,做到早诊断早治疗,避免因病致残。

“我们也组建了遗传咨询团队,主要是为了帮助患者理解和适应相关疾病对患者本人及其家人身体、心理、生活的影响。从患者需求出发,让检测更加有温度和意义。”张建光表示。

随着人工智能技术(AI)与医疗健康领域的融合不断加深,人工智能是否可以与遗传咨询相结合呢?贺林给出的答案是肯定的。他表示,当大量的基因测序结果出来以后,完全依靠遗传咨询师是不够的——专业知识训练,再好的脑子也比不过机器人,因此人工智能遗传咨询在今后会得到很好的发展。

据张建光介绍,贝瑞基因正结合自主研发的NLpear等软件将患者表型进行CHPO标准化,查询表型相关基因和历史案例,精确找到变异位点,尽早帮助罕见病患者明确诊断,减轻家庭负担。

图4 经过治疗好转后,妹妹对着镜头微笑

“未来,希望在新技术的辅助下,让更多的罕见病患者在症状出来之前就得以诊治,罕见病家庭如果再生育,还可结合胚胎植入前诊断或产前诊断,生育正常孩子。”王华说。

(0)

本文由 测序中国 作者:戴胜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